网站首页 |  收藏本站| English
   关于我们
   中译培训
   中译翻译
   中译语通
   企业动态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中译培训 > 网络谈新闻让我想起了曾经和新闻有关的小小经历

《网络谈新闻让我想起了曾经和新闻有关的小小经历》

时间:2017-06-01 11:20
  说说说 
 
    
     以前上班时的工作单位,承担着调控“菜篮子”价格与供应的任务,很受媒体的关注,因此经常和记者打交道。每逢重大节日, 记者们通常都会前来搞一次像模像样的采访。采访的过程大同小异,都是先交待一下新闻报道的主题,和我们一起切磋成口语化的东西,找一个人对着镜头表述一番,然后去经营现场拍几个镜头,或者找一些有点口才的客商谈谈看法。那些客商面对镜头,大都非常兴奋,一般都能在提示下按照采访的思路侃上几句,当然,最后总是挑最有用的在电视里播出。
     这样的经历多了,再看新闻联播,就可以很容易地看出许多人为刻意制造出来的东西,难免会觉得无趣。大概有十几年了,除非有重大消息,一般很少再看新闻联播。据说,就是这样的新闻联播,仍然是收视率最高的节目。这肯定不是坏事,它反映了人们对国家大事的关心,当然,也反映了人们对“一言堂”已经习以为常,天天如此,自然就会当成理所当然的正常事。
     中国在秦汉以前,并不是“一言堂”的天下,那时的先人智者对“一言堂”有着清醒的认知。我们熟悉的“国语——召公谏弥谤”一文中,那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雍而溃,伤人必多”,就一语道破了“一言堂”的危害,其精神内涵几乎鉴证了中国所有王朝的兴衰史。召公谏言,厉王不听,结果就是禁言之举与腐败的周朝一起消亡。没有了“一言堂”,中国迎来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因此而形成了最有思想的诸子百家时代。可惜,自秦帝国创建中央集权政治和汉帝国在意识形态实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中国人又被禁言。此后的几千年,除了外域之风,中国本土几乎再无新思想产生,连政治也成了丑陋的轮回。虽然其间还有范仲淹这样的知识分子发出过“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呐喊,甚至还有辛亥革命后短暂新闻出版自由形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二次思想繁荣,终究还是无法与几千年政治高度集权和思想一统独尊相抗衡。舆论基本是一家天下,所谓的批评成了谏官们的隔靴搔痒,倒是文字狱屡见不鲜,民众被禁言,社会成了思想的空壳,甚至连一些老百姓都因为喜欢媒体的莺歌燕舞而把颂扬声声称为“正能量”。

上一篇:“是这样啊,我也试试吧” 下一篇:世界杯博彩有哪些投注:比青春更颓的是梦
版权#2010 慈溪市毛泽通翻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214877号 全程策划:毛泽通翻译有限公司